文化 悦读
两代人的《梁启超全集》:30年编纂之功 90年缘起不灭
金沙线上娱乐平台   2019-02-03 10:06:29   
字号:

  2019年1月19日是梁启超去世90周年纪念日,同在这一天,历时三十多年编纂、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梁启超全集》召开出版座谈会,以此纪念怀想梁任公之人格风范。

  据介绍,这套全集是迄今梁氏论著的集大成之作,收录了梁启超1889年中举前至1929年去世所见的全部著述,分为论著、演说、诗文、译文、函电五大类共二十集,字数逾1400万字。值得称道的是,它呈现了梁氏著作的原貌,所收资料或录自其手稿,或录自其手订、手校的较早出版品,或录自最早刊载其作品的书籍报刊,特别是收入了近年来在内地和日本、美国、新加坡、港澳台等地陆续发现的梁氏佚文、信件等,如《南长街54号梁氏函札》等,都是此前梁氏各版文集中从未见过的珍贵史料。

  《梁启超全集》的编辑、校勘、出版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花费了两代人的心血。其编纂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后因故中断,一直到1982年,正式由历史学家汤志钧负责,后来其子汤仁泽也加入进来。然而,出版计划数次搁浅,资金一度也十分缺乏,父子二人几乎是孤军奋战,在学界、出版界众人的点滴支持下,穷37年之功,终于编成。汤志钧先生如今已有95岁高龄,汤仁泽也从一个历史系本科生成为花甲老人。座谈会上,上百位老中青几代历史学者闻讯前来,在座尽显华发,谈起编纂往事,无不唏嘘赞叹。

  父子两代苦心编全集

  梁启超虽然只活了短短57年,却留下了一千多万字的各类作品。在《梁启超全集》之前,被人引用最多、影响最大的是900多万字的《饮冰室合集》,这是由林宰平(林志钧,字宰平)受梁启超本人生前之托编成的,1936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与此同时,丁文江受梁本人委托,与助手赵丰田编成《梁启超年谱长编》。很长时间以来,这是研究梁启超的两个最重要的资料。

  鉴于梁启超在近现代史上的卓著地位,上世纪60年代,吴晗、范文澜、侯外庐等提议编一部梁启超的文集,由中华书局承担这部书的编辑任务,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梁集组”,挂在近代史编辑室。但到70年代初,因书局也卷入到种种运动中去,这项工作不得不中止。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编梁启超集的工作又重新恢复,正式定名《梁启超全集》,由中华书局近代史编辑室延请汤志钧先生负责编辑工作,列入了1981年制定的1982—1990古籍整理计划。汤志钧此前出版过《戊戌变法史》《戊戌变法人物传稿》等,对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物有专研,巧合的是,和林宰平一样,名字也叫“志钧”。

  不料,从1990年开始,中华书局因进行体制改革,向企业过渡,自负盈亏,只好压缩那些“不赚钱”的书,部头大、收益低的《梁启超全集》也在此列,甚至连近代史编辑室都撤销了。2003年,这个项目一度被天津古籍出版社列入出版计划,做了大量筹备工作,还开了一个较大规模的新闻发布会,但后来还是搁浅了。然而即便如此,汤志钧、汤仁泽父子仍勉力支持,利用一切机会收集、整理、点校文献资料,多年来不曾间断。

  在此期间,《梁启超全集》的编纂工作也得到了梁家后人的关注和许多支持。2010年,梁从诫(梁启超长孙、梁思成之子)去世,汤志钧闻讯非常难过,说梁家交代的事情没有完成,一定要加快努力。几年后,梁启超幼子梁思礼也去世了,汤志钧心情更加沉重,说一定要赶快把这件事情完成。

  随着国家对学术经费加大投入,终于在2014年下半年,在上海历史研究所的支持下,《梁启超全集》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取得成功,这项浩大工程才有了资金支持,时年汤志钧已经90岁了。国家清史纂修工程将其列入“文献丛刊”项目,即成为国家清史编纂的组成部分,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负责出版,这项工作才终于克服千辛万苦,重新回到了正轨上。汤志钧曾先后于1983年、2011年、2017年为全集写了三个序言,可见其艰难困苦之状。

  文献整理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巨细靡遗,可一有纰漏即受人诟病;而在当今学术体系内,短期内又不能计入工作量,看不出成果,不能发刊物,导致能静下心来做这件事的学者越来越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汤仁泽多年“晋升无份”,但他明白,这项工作总要有人不计得失地埋头去做,尤其是父亲汤志钧在编全集时踏破铁鞋、毫无保留的奉献精神,深深激励了他。梁启超曾外孙、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念群感叹道:“肯干这个事情的人,一定是有自己执着的信念和真实的、一生的兴趣,还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几个要素结合在一起,他才肯干这份工作,而且才能干得出色。”

  寻找“世界的梁启超”

  《梁启超全集》是目前收录最全的梁氏著作集,难得的是,不是以前已有文集的合集,而是一次重新的编纂。汤志钧及汤仁泽从梁启超当时发表文章的《时务报》《清议报》《新民丛报》《知新报》等报纸刊物上一篇篇找到原始文章,参阅异文,进行校订校对,工作量十分巨大。

  多年来,汤志钧利用讲学交流的机会,赴台湾、香港、澳门、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地,在国内外各大图书馆检索书藏,搜集散落在海外的梁启超诗词、文稿、信札等。如上世纪八十年代访日期间,在日本搜集到梁启超的一批佚文书信《〈乘桴新获〉中的梁启超佚札辑存》,包括《致伊藤博文、林权助书》《致大隈重信书》《与志贺重昂笔谈记录》《致山本梅崖书》以及《致犬养毅书》中的一部分,是梁启超初到日本时写的,对“保皇派”的“勤王”活动有参考价值。还有《南长街54号梁氏函札》,包括了梁启超写给家人的一些书信,这些都是此前从未见过、披露过的。值得一提的是,梁任公的书信书法精美,又一向纸墨上乘,收藏价值非常高,故而虽遗散多处,但保存较为良好。

  汤志钧先生一直感叹,全集的编成是群策群力之功。曾参与编辑出版工作的人大教授王汝丰谈到一件事:北大中文系教授夏晓虹曾花费工夫辑过一部《饮冰室合集集外文》,汤志钧先生看到了想采用,但不认识夏晓虹,最后中间通过几位学者辗转联系上,一开始提这个请求时心里很是顾忌,没想到夏晓虹二话不说,就让全集予以采用。王汝丰直感慨,这种修书风度让人敬佩。

  海外学者也非常关注这套全集的编辑工作,日本中国近代史专家狭间直树和岛田虔次曾花费十余年时间将《梁启超年谱长编》翻译成日文并增加了许多珍贵的考证注释,在2003年为《梁启超全集》召开的天津会议上,狭间直树等纷纷自告奋勇,恳切表示日本学界愿协助汤志钧父子出力,后来也帮了不少忙。在全集出版座谈会上,台湾学者黄克武感叹道,梁任公一生足迹广布世界,东亚受其思想影响尤深,从中可见一斑,“梁启超不但是中国的梁启超,也是世界的梁启超”。

  当然,搜集只是前期工作。这套《梁启超全集》为人称道之处,除了收录之全,还有点校之精。文献点校是一项非常繁难琐细的工作,单一而枯燥,为了抠一个字眼常常得跑多个图书馆翻阅大量资料,比如晚清名人杨度的字,在上海版《梁启超年谱长编》、陈旭麓主编《中国近代史词典》和89版《辞海》里作“晢”,而在《梁任公先生年谱长编》、99年版《辞海》作“皙”。校阅者参阅了刘晴波的《杨度集》,最后确认为“皙”。但汤仁泽在媒体采访中坦言:“当你把一件工作看作责任或使命,你会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去做,忘了枯燥和孤独。如果全身心投入,会有‘乐在其中’的感觉。在比勘同一篇著述相关版本的差异时,在补苴罅漏、芟其重复、校正舛误时,会感到收获无穷。”

  有形建树,无形修为

  梁启超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一般人认识和了解他,始于他的政治活动家和维新思想家身份。梁启超经历和参与了戊戌维新、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乃至新文化运动,对近代中国社会影响深远。

  在从事政治活动同时,梁启超在近代学术上也做出了巨大贡献,于文学、史学、政治、哲学、社会学、新闻学、教育学、经济学、法学、宗教学、美学、文字学等多个领域都颇有建树,留下创造性甚至开山性的理论命题,堪称是百科全书式的学术大师。难得的是,他能够站在中西文化结合、政治变动与社会文化结合的立场上,反思和推进中国学术文化的现代化转型。

  不过,对更广大的中国人和中国近代社会来说,梁启超在种种头衔称号之外,影响最广远的当是他“启蒙者”的身份。梁漱溟先生即评说道:“总论任公先生一生成就,不在学术,不在事功,独在他迎接新世运,开出新潮流,撼动全国人心,达成历史上中国社会应有之一段转变。”北大中文系夏晓虹教授亦阐释道:“无论前期的从政、办报,还是后期的讲学、著述,也不管面对士绅抑或面对学子,‘开通民智’始终是其一贯不变的追求……谓之‘善变’也罢,‘与时俱进’也好,直到去世,梁启超留在时人印象中的‘仍是一位活泼泼的足轻力健,紧跟着时间走的壮汉’(郑振铎《梁任公先生》)。”

  在诸种社会身份之外,最令人动容的,还有梁启超关起门来对子女后人的教育。“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长子梁思成是建筑学家、次子梁思永是考古学家,皆为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院士,幼子梁思礼为火箭控制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这在名门子弟里是绝无仅有的,为人啧啧称颂。其余子女,三子梁思忠投身前线、在淞沪会战中为国捐躯,四子梁思达是经济学家,长女梁思顺是诗词研究专家,次女梁思庄是图书馆学家,三女梁思懿和幼女梁思宁都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革命。傅斯年曾评价道:“梁任公之后嗣,人品学问,皆中国之第一流人物,国际知名。”

  梁启超实行中西文化结合的教育,将九个孩子中的七个送出国外留学,和子女间的通信多达几百封,除了殷殷关怀生活和学业,还注重培养他们的爱国情操,甚至为子女选择专业也是按照当时中国的实际需求,主张他们广泛学习各种现代科学文化,因而九个孩子涉及领域殊异。纪念梁启超逝世90周年座谈会上,梁思成外孙、梁再冰之子于小东提到,到了梁家第三代也依然如此,有学通信的,有学航天的,有学新闻的,尤以理工科为多,延续着梁启超对子女教育的影响。

  清华大学老教授刘桂生回忆了他二十多岁在北大时,当时担任北大图书馆副馆长的梁思庄对他帮助很大,让他一个“无名小辈”也感受到梁任公留给家族的无形的文化修为。确如梁启超讲的“缘起不灭”,学问也是带有人格魅力的,于后人,于社会,于中国,泽被至今,仰之弥高。

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海图文源讲堂”开讲 专家详述清代“三山五园”
·民国时期在华蜻蜓点水的阿加莎小说
·尤瑟夫·阿提冈,被遗忘的土耳其现代小说先驱
·能吃、能闻、能看的年味
·公版书掀起阅读新风潮
·《北上》:四种意象与四种解读
·2018年长篇小说综述
·作家出版社“改革开放40年文学丛书”出版发行
·人世间,有一个梁晓声
·《读懂中国:海外知名学者谈中国新时代》出版发行
·《梁启超全集》出版 汤氏父子36年的漫长跋涉
·拉美文学的“造血细胞”
·那些好书背后的出版故事
·读王锡荣新著《日记的鲁迅》:“备忘录”式日记中挖出故事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苏州博物馆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山东博物馆
·盘点2019年6月文化关键词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五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四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三章
文化视野
  更多
·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聚焦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亮点纷呈 特色鲜明
·聚焦2019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创新成果点亮第十四届北京文博会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共享文化艺术盛宴
文化365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7月12日“入伏”,今年“三伏天”40天
·端午风物志:中华气节 古韵悠长
·二十四节气里为啥有小满没“大满”?
编辑推荐
 
·西藏布达拉宫珍宝馆将闭馆改造 暂不影响游
·2019儿童戏剧嘉年华在京开幕
·世界遗产大会落幕 新增29处世界遗产
·五千年良渚 印证中华灿烂文明史
·北京创新全民阅读 打卡“丈量”书香之
·扫黑扫回一座博物馆
·芙蓉冠、咬唇妆、叉手礼…唐代流行社交风潮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2019新增世界遗产 你的旅游新方向
青海玉树黑白唐卡和牦牛毡黑帐篷创世界纪录
800余件龙泉青瓷首度聚首故宫 多国海外
2019年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开市
6亿年后,地球上或许再无日全食
《三体》在日本火了!一周加印10次 名人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开园人气火爆
第十三届全国美展进入评选阶段
郑商奇原型来自李小龙,“超能力”是功夫
“成人漫画”遭遇儿童不宜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金沙线上娱乐_金沙线上娱乐平台---